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新派武侠小说之祖”朱贞木 甄史

  平生十分喜欢港台武侠小说,也非常佩服金庸、古龙、梁羽生、黄易、司马翎等新派武侠小说大家。有一天忽然得知被称为“新派武侠小说之祖”的朱贞木竟然是绍兴人,金庸、古龙们的武侠创作或多或少都受到了他的影响,不禁颇为这位绍兴前辈自豪。

  朱贞木,本名朱桢元,字式颛。民国时人,生卒年不详。上世纪二十年代至四十年代在天津电话局和日方电信公司工作,篆刻、诗书、文章俱佳,可称艺文双绝。上世纪二十年代中期在天津电话局任文书股课员,据与其曾为同事的老报人吴云心回忆:“其公余作画,并治印,皆达到一定水平,文章亦清丽,是一典型之幕僚人才……天津电话局日伪时期一度在英租界抗拒日伪接管,是时朱尚在电话局。后在日方电信公司工作。日本投降后,电信局复员,朱离局。”

  朱贞木从事武侠小说写作受同事还珠楼主李寿民影响颇大。1932年,还珠楼主在《天风报》上连载《蜀山剑侠传》,誉满平津,风靡文坛。朱见状亦步其后尘,握管任侠,于天津《平报》连载《铁板铜琶录》,因想象力不及“蜀山”,故反响平平。但他从此与武侠结缘,乐此不辍。至1949年底封笔,他已写作武侠小说十七部,终与还珠楼主、白羽等武侠小说名家并驾齐驱。

  朱贞木早期作品《飞天神龙》、《炼魂谷》、《艳魔岛》系列,受还珠楼主影响甚深,后来自出新意,以《虎啸龙吟》、《七杀碑》、《罗刹夫人》为代表作,这其中,尤以《七杀碑》最为著名。该书写作发表于1949年春,可能是他的封笔之作。全书写得惊险离奇,环环紧扣,既有北派作品雄浑飞扬之神气,又借鉴了南派作家将“武侠、爱情、探险”相结合的故事结构,堪称一部融南北派风格于一体的武侠力作,同时它也为民国南北两派武侠小说创作画上了一个句号。《七杀碑》的最大贡献就是将武侠与历史结合起来,使得武侠小说历史化。武侠小说在江湖世界里增强了小说的传奇色彩,但是故事有一种缥缈之感,而一旦以历史事件为背景,不管武侠故事如何传奇,它都有了“根”,给人以真实和厚重之感。由于武侠小说与历史的“攀亲结故”,武侠故事就有了无穷的历史“根据”。

  朱贞木其余武侠作品尚有《郁金香》、《铁汉》、《庶人剑》、《塔儿冈》、《玉龙岗》、《龙岗女侠》、《边塞风云》、《苗疆风云》、《五狮一凤》、《龙冈豹隐记》,还有历史小说《闯王外传》、《翼王传》等。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朱贞木不知所终。这给对他的研究带来了困难。

  朱贞木的作品布局格调奇诡、内容侠情兼备、笔法细腻柔韧、内涵不拘传统,在作品中描写人物情感理想化、武功细节现实化,开新派武侠小说创作之先声。台湾地区著名武侠研究学者叶洪生在张赣生首倡“奇幻仙侠派”还珠楼主、“社会反讽派”白羽、“帮会技击派”郑证因、“悲剧侠情派”王度庐“北派四大家”之说后,力倡补上“奇情推理派”朱贞木改称“北派五大家”。可见朱的独特地位和广大读者的推崇并非偶然。

  朱贞木以融合还珠楼主的超凡想象与南派的奇诡布局而自成一家,被后人称为“新派武侠小说之祖”。他的特点,在于集大成而予后来者以众多的启迪:其一是吸收奇幻派的瑰丽神奇于现实的江湖世相之中;其二是吸收侠情派的缠绵婉约于江湖的壮烈凄艳之中;其三是吸收历史派的沉雄厚重于小说的虚构幻想之中;其四是在武功领域开创了许多奇功,为后代所继承;其五是“一床数好”和“众女倒追男”的新派武侠模式;其六是率先打破民国武侠小说章回体对偶回目,首创文白夹杂之短句分章节的“现代”手法。如此种种,均为五十年代以来港台武侠小说作家群起仿效,历久不衰。港台武侠小说大家古龙、司马翎就都在作品序中公开对其赞赏,古龙小说的诡异情节便深受其影响。

上一篇: 三联书店出版新派半欢半爱蓝白色小说武侠小说《王道剑新派武侠排行榜     下一篇: 台湾新派武侠小说作者萧逸作品典雅婉约风格飘逸流畅国家行动小说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