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大长今历史原型

  去陈书缘家之前,我先跑到嘉善当地最大的书城看了看。在二楼入口的显眼位置,陈书缘写的《解谜空教室》(《星辰夜空4:解谜空教室》)码成了书堆。书城工作人员告诉我:“这个棂汐(陈书缘笔名)啊,我们店里都知道的,也算是我们嘉善的小名人了吧。她的书卖得算好的,特别是暑假,很多学生会买这个书。市教育局推荐的暑期阅读书单里,也有这本书。可能孩子读同龄人写的,有共鸣吧。”

  陈书缘是个00后女孩子,今年17岁,曾获第四届“《中学生天地》杯”作文大赛浙江省一等奖、第五届浙江省十大校园新锐写手称号。前不久,她还加入嘉兴市作协,成为当地年龄最小的作家。作为一名中学生,陈书缘每年都会趁着假期写长篇小说,《解谜空教室》是她写的“星辰夜空”系列第四部,今年3月正式出版,短短4个多月,已经重印了3次,总印数达到3.1万册。根据出版方浙江文艺出版社的数据,该系列的前三本销量,已经超过4万册。

  这个数字,完全跻身畅销书行列了。在浙江,少年作家很多,但能连续出版多部长篇小说的,而且有这么可观的销量,真的很少见。

  陈书缘今年下半年开始念高二,第一眼看到她,正经的样子感觉要比实际年龄成熟得多。但一开口,就看到了她鬼马精灵的一面,“我不补课,从来不去补,别人补课,我都在写小说。”

  我问她,为什么会想到写《星辰夜空》系列?她又换回正经的表情:“《哈利·波特》里说,具备巫师潜质的孩子会在11岁那年接到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录取通知书。然而,我等到11周岁,还是没有收到任何录取通知书。”作为哈利·波特的铁杆粉丝,陈书缘这句话可不是开玩笑,“我只好自己写了一部小说,关于魔法学校。”

  决定写这样一个故事时,正是陈书缘小升初的关键时期,还有一个月就要考试了,“当时就觉得体内有股洪荒之力,想写就果断去写了。一开始父母不知道,反正他们知道,也不可能阻止我的。”因为考试,她还是停写了两个星期,六年级结束的那个暑假,她用整整两个月时间,完成了《星辰夜空1:疯狂三人帮》。

  陈书缘在书里虚构了一个“星子魔法学校”,讲述学校里的十二位星座女孩,如何与大魔王战斗的故事。十二个星座女孩,分别对应十二个星座:射手座星棂汐、白羊座星梦渲、巨蟹座星墨尹、双鱼座星菀轩、狮子座星菀婷……

  “我是射手座嘛,一开始,星棂汐是照着自己写的,什么好事都喜欢往这个星座上摊。写到后来,我突然发现,自己也要为别的星座着想了。”陈书缘说,“写小说的素材肯定都来源于身边校园的故事和生活啦,很多人物都有原型。最早12个星座女孩的人物设定,我都是让身边不同星座的同学自己塑造的。我给她们发一张表,每个同学在上面填自己喜欢的人物名字和造型。比如星墨尹,发色是淡蓝紫,擅长的魔法是读心术,喜欢戴个小礼帽。”

  故事的灵感也来自她和另外两位好朋友的一次矛盾,三个人说好一起排舞台剧参加学校的文艺汇演海选,结果其中一个临时跑去参加别的同学节目,“导致我们落选,这让我非常愤懑,没有原则。”在小说里,三个同学变成了星棂汐、星墨尹和星千荨。

  “写作很爽啊。我可以把现实里不可能发生的,在小说里实现。打个比方吧,初中三年,我们每天都期盼着有一天可以停电,因为停电就可以不用上晚自习了。结果等了三年都没有停。好吧,那我就只好在星子魔法学校里,写停电满足一下自己了。还有,哪个男生欺负同学了,我就在小说里让他罚站,暗戳戳地黑他一把。这种感觉真是超爽。”说这些话时,陈书缘有些得意,在她看来,写小说完全是出于爱好,“就和男生爱打游戏一样,我当成课余休闲,放松自己减压的一种方式。”

  写到第四本《解谜空教室》,《星辰夜空》系列就完结了,这个暑假,陈书缘又在写有关古代一场战争的架空小说,取名叫《破城》。她说这个故事其实构思了很久,去年就想写了。去年11月12日,她还在学校,邀请同学为小说里的一个重要男主角,一起过了一次生日。

  为不存在的、小说里虚构的人物过生日?我有些惊讶。“对啊。就是在食堂,我请几个好朋友吃饭团,我们食堂的饭团比较难买嘛。我在小说里写了好几个男主角,都很帅,每一个都想给他们过生日。但只有这个记得了,可能‘这个儿子’跟我最像,外表活泼,内心理性。对,我要是个男生,又会唱歌、又会写诗……”书缘边说边托下巴,开始脑洞大开。

  陈书缘补充说:“买完饭团,我还带着小伙伴到学校操场,为这个小说角色发表了一个演讲。内容就是我要开始写新小说了。”

  我问她同学们怎么反应?陈书缘笑了:“一脸茫然,都在啃饭团。哈哈哈哈。可能她们觉得这事很正常吧。”

  写小说会影响成绩吗?陈书缘说,她现在的成绩很不稳定,忽高忽低,上一次考了全年级60多名,“我觉得吧,为了能写小说,为了老师、父母不阻止,我怎么也得把学习搞好。”

  “我们两个对她学习上的成绩,没有太多要求,还是尊重她自己个人的兴趣。她最早跟我们说想写长篇,那就去写吧。在她的《星辰夜空》之前,已经写过一本《年复一年,你在身边》。第一次拿给我们看,挺佩服的。10万字,你想,哪怕抄抄都要好久啊。不过,说实话,那个故事我们都没看懂,还是在她的解释下,才稍稍看懂些。但我们依然鼓励她,喜欢就去写。”等到女儿的《星辰夜空1:疯狂三人帮》写出来,陈育超发现无论故事还是文字,女儿都进步很大,还挺像模像样,“于是,我就帮她联系出版。当时说好是包销的,首印2000本,如果卖不掉,我们就自己全部买回来。正好那时有阅读书目推荐进校园活动,我和学校商量,书缘的小说,虽然没在书目上,能不能带着一起进场,让孩子自己挑嘛。结果,大概是同龄人写的故事,孩子都很喜欢,一下子都卖光了。”这样一来,陈书缘的信心更大了,第二本《星辰夜空2:中国好闺蜜》出来后,销量超过2万6千册。

  “我觉得主要还是阅读。书缘爱写小说,和她平时爱看书是分不开的。”陈爸爸说,“我们夫妻也是喜欢书,给她取了名字叫‘书缘’。尤其是她妈妈,语文老师嘛,从小就喜欢带着她买书、借书。我记得早几年,她妈妈常常从图书馆借回来大包大包的书,十几二十本,书缘一个星期就看完了。在阅读量上,可以说远远超过同龄人。”

  我提出看看陈书缘的书架,小姑娘说:“哪个书架?”原来,客厅、书房和她的卧室,都有书架。陈书缘告诉我,她喜欢写《哈利·波特》的J.K.罗琳、写《傲慢与偏见》的简·奥斯汀,也喜欢写《梦书之城》的德国作家瓦尔特·莫尔斯。

  在嘉善高级中学老师宋婕眼里,陈书缘是个“头角峥嵘”的孩子,性情跳脱也颇具想象力,“她第一天来我们班,可能我对她的介绍不够深入,她主动来找我,要求有一个自我介绍的机会。第二天上语文课,我给了她五分钟,没想到大家都被她的介绍吸引了——苏轼是我的男神,我的呼吸系统有预测天气的功能,我能看出每个人对应哪种动物,比如我觉得宋老师你很像一头豹子,翟老师像一条微笑的鲨鱼……不过,直到5分钟结束,她对自己的小作家头衔和写作特长都只字未提。”

  会一直写作下去吗?陈书缘的回答很实诚:“作家能养活自己吗?如果写作都能把我自己养活,当作家当然好啊。”

上一篇: 站在十字路口的007     下一篇: 阅读的好处北京中考卫斯理小说全集英语阅读理解练习题:为儿童制定法律的益处